中方是否建议其他国家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外交部回应

中方是否建议其他国家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外交部回应

10月28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当前新疆部分地区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与此同时,美国等一些国家新冠肺炎病例居高不下,中方是否会建议其他国家也展开大规模核酸检测?

前两代工兵是欣慰的,因为他们把接力棒交到了第三代工兵身上,管泰然作为新时代的工兵倍加珍惜荣誉、时刻冲锋在前。

报告结束,管泰然以为可以回家休假了,可是没想到部队领导又对他说:“新兵班长马上集训,组织上希望你去带训新兵,以自己参加维和的亲身经历,教育新兵走好军旅第一步。”管泰然毅然放弃休假,当起了新兵班长。

面对父亲前行的背影,管泰然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暗暗立下献身工兵建功国防的决心。次年,管泰然选择套改士官,继续服役。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工兵,被誉为战场上的开路先锋。工兵还以“辛苦”著称,俗话说“跑死步兵,累死工兵”,工兵不仅要有坚强的心理素质,更要有如钢铁般的意志。

管序东上学后,跟随父母以部队为家。每年寒暑假,他都跟着父亲在部队工地上挖地道、架铁丝网、背水泥柱。到了服役年龄,在父亲的鼓励下,管序东参军来到“雷锋团”的前身某工兵部队,成了家里的第二代工兵。

那年,在吉林永吉的抗洪抢险战斗中,管序东捡回一条命,可他的战友、团参谋长关喜志却献出了宝贵生命。

到了第三代,管泰然虽然没能成为雷锋生前所在部队的一员,但管序东一直没有忘记用雷锋精神教育他。利用管泰然休假在家的时间,管序东带他到抚顺雷锋纪念馆接受教育,系统讲述雷锋精神,教育儿子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上学后的管序东,随着父亲工作单位的变动多次转学。但不论到哪里,每年寒暑假,他都要到部队接受锻炼。直到自己也正式穿上军装,成为“雷锋团”的一员,在一线摸爬滚打,参加指挥所搭建、爆破、架桥、布雷……

然而,组织安排他给兄弟部队做报告,管泰然二话没说,接受了这个光荣的任务,深情地给战友们讲述中国维和官兵所经历的酸甜苦辣和生死考验。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率先控制住国内的疫情,实现了经济的稳步复苏,取得抗疫斗争的重大战略成果。事实证明,中方的疫情防控举措是有效的,不仅维护了中国人民的健康安全,也为国际社会应对疫情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当前疫情仍然在全球蔓延,各国都在根据疫情的形势,并基于各自的国情开展应对的工作。世界卫生组织多次呼吁国际社会团结协作,共同抗击疫情。中方将继续同各国一道开展疫情防控的国际合作,携手早日彻底战胜疫情。(总台央视记者 申杨 杨弘杨 孔禄渊)

新中国成立后,饱受贫穷和战乱之苦的管宗礼和全国劳苦大众一起当家做了主人。1957年,19岁的他怀揣着保家卫国的信念,参军入伍来到本溪当了一名工兵。当兵后,管宗礼跟着部队转战白山黑水,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吃苦受累是家常便饭。儿子管序东出生后,由于管宗礼和爱人工作太忙,无暇照顾,就把他寄养在沈阳市交通局的一户人家。直到上了幼儿园,管序东才回到父母身边。

三代工兵一脉相承的,是流淌在血液里的红色基因、家国情怀。

这一次惊心动魄的生死考验,让管序东深深体会到“军人”二字的重量。2011年,他动员儿子管泰然参军。巧的是,管泰然被分配到某工兵防化营,成为管家的第三代工兵。

由于在马里维和任务中表现突出,管泰然荣立二等功。回国后,每名维和队员可以休一个月探亲假。管泰然和大家一样,早已归心似箭,兴奋地写好了休假申请。

请看“30后”管宗礼、“60后”管序东、“90后”管泰然祖孙三代接力献身国防的传奇故事。

2014年9月,管泰然所在团受命组建维和大队,远赴西非马里执行维和任务。在异国的8个月里,面对战乱不止、袭击频发和“埃博拉”、疟疾等传染病的威胁,管泰然始终坚守革命军人的使命担当,和33名维和战友,3次挺进被武装分子控制的沙漠腹地,成功应对小股武装人员偷袭、迫击炮弹袭击数十次,圆满完成多项任务。

1938年,管宗礼出生于辽宁凤城的一个小山村。在他童年时,由于二叔参加了抗联受到日军疯狂抓捕,管宗礼的父亲也不幸被牵连抓走,受到严刑拷打。母亲想方设法救出父亲后,一家人被迫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生活穷困潦倒。

当时,暴雨冲垮了一处化学原料厂,上千个化学原料桶顺着洪水滚入江中,如果渗漏造成化学污染,后果不堪设想。关喜志临危受命,带领官兵奔赴丰满水库架设浮桥堵截打捞。但因为水流湍急,浮桥被洪水冲断,他们所乘坐的汽艇也顺流而下被吸向大坝闸门。危急关头,关喜志下令跳水。在湍急的水流中,关喜志将身边的战友推出,自己不幸被洪水吞没。

厚厚一叠立功受奖证书和奖章奖牌,无声地述说着三代工兵献身国防事业的功绩。但老管家一代代人没有把崇高荣誉作为炫耀和享受的资本,而是把它们当成新的起点。

生死考验不期而至。2010年7月,吉林永吉发生特大洪水灾害。严阵以待的管序东带领部队奔赴一线,带头冲锋陷阵,在解救2名落水战士和3名群众后被滔滔洪水卷走,幸好被一棵大树拦住,才捡回一条命。

在辽宁沈阳,有这么一户人家,祖孙三代都是工兵,接力献身国防和军队建设。他们在不同的年代发光发热,三代人荣获1个一等功、4个二等功——

入伍后,管序东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文化知识,考取了原大连陆军学院。毕业后在军区机关工作,由于表现优秀,他被选送到国防大学深造。然而,深造回来的管序东,执意放弃军区机关发展的平台和机会,坚决要求到某工兵团任政委。

管宗礼的人生经历,本身就是革命传统教育的活教材。在部队时,他曾参加雷锋同志的追悼会,是学雷锋先进分子。后来他被调到原沈阳军区工程兵政治部当宣传干事,采写报道雷锋班的先进事迹。

参加了维和任务,当了新兵班长,此时的管泰然从同期兵中脱颖而出:荣立一个一等功、一个二等功,被表彰为全军学习成才标兵,走进了陆军工程大学的校门。

根据组织安排,管序东这位一直冲锋在前的老工兵,依依惜别战斗一线,从某工兵团政委岗位上先后转任人武部部长、干休所所长,始终保持着干劲不衰减、标准不降低。管序东为部队奉献了全部青春和热血,去年已光荣退休。

当兵第二年,管泰然报考军校,但落榜了,一度心灰意冷。管序东赶到部队,没有讲大道理,而是把儿子带到老战友关喜志的墓前。

伴随着部队改革发展的铿锵步履,如今的管泰然,已成为某工兵防化旅舟桥连代理指导员。

在关喜志墓前,管序东轻轻抚摸着墓碑说:“喜志,泰然当兵了,我们有接班人了。”说到这儿,泣不成声。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08日0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