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抗疫做得怎么样听听世卫专家的评价

【国际锐评】中国抗疫做得怎么样? 听听世卫专家的评价

“中国的方法是目前我们唯一知道的、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24日说的这番话,令人印象深刻。

所谓“小规模纳税人”,是相对于“一般纳税人”而言,指年应征增值税销售额500万元及以下的企业。小规模纳税人中有不少都是个体工商户。

国常会指出,支持吸纳2亿多人就业的8000多万个体工商户纾困,有利于稳定亿万家庭生计。为支持广大个体工商户在做好疫情防控同时加快复工复业,会议共确定了五项措施。

美国政治作家萨拉·弗朗德斯日前撰文指出,中国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所采取的措施,在资本主义国家是闻所未闻的。中国社会主义的根本属性决定了在危机中或紧急情况下,人民的福祉优先于资本主义利润。

为消除民众心理恐慌,除利用电视、广播、网络、“两微一端”等现代媒介宣传疫情防控办法外,贵州还针对农村交通不便、信息不畅的实际困难,运用喇叭、宣传车等在各地区域流动宣传,同时利用快板、顺口溜、方言、山歌等全天候、移动式开展防止疫情知识的宣传。

国常会要求,自3月1日至5月底,免征湖北省境内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其他地区征收率由3%降至1%。

“你好,出门前要测一下体温并登记一下去向。”“体温正常,没事的话还是建议你不要出门。”这是贵阳市民舒女士7日外出时,值守社区门口的工作人员加强防护的又一道“网”,而此前只是常规的核实身份、检测体温等,没有登记去向。“现阶段管理严格一点好,对大家都是好事。”

人们注意到,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4日宣布,中国疫情顶峰已过,尚未构成全球性大流行。国际抗病毒研究学会主席、比利时鲁汶大学病毒学教授约翰·内茨指出,中国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果断有力,为国际社会有效应对这次疫情挑战赢得了宝贵时间。

中国抗疫做得怎么样?基于一线考察得出的结论,显然具有权威性和公信力。

遵义市正安县是劳务输出大县,每年有20万人以上在外务工。贵州全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后,正安县组建“组封闭、户隔离、群防控、村实施、乡指挥、县督导”的六级联防联控模式,充分利用脱贫攻坚“收官战”期间所建台账,以村组、社区、小区、楼栋为单元,发挥组长、楼长作用,分片包干、包楼联户,重点、全面、深入、彻底的开展地毯式、拉网式排查,防止疫情输入,当好民众健康的“守门人”。官方还设立举报电话,针对不如实登记信息,存在瞒报、漏报等情况,实行有奖举报,确保排查“不漏一户、不漏一人”。

对中国而言,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而中国正在交出这样的答卷:

当天,中国—世卫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考察组认为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在减缓疫情扩散蔓延、阻断病毒的人际传播方面取得明显效果,避免或至少推迟了数十万新冠肺炎病例。他们还建议,其他国家应迅速重新评估对中国采取的措施。

根据规定,符合一定标准的一般纳税人可选择转登记为小规模纳税人,享受相关优惠政策。根据相关规定,小规模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合计月销售额未超过10万元;以1个季度为1个纳税期的,季度销售额未超过30万元的,免征增值税。

作为一个对全球公共卫生高度负责的国家,中国将继续发挥制度优势,全力抗击疫情,并与各方分享防控经验,加强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发合作,对外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很多外国网友评论说:“中国各地水不停,电不停,暖不停,通信不停,生活物资供应不停,社会秩序不乱,这在国外是不敢想象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中国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

作为考察组外方组长,艾尔沃德在会上坦承,他曾经像其他人一样对非药物干预措施的态度模棱两可。而中国的做法是,既然没有药,没有疫苗,那么有什么就用什么,根据需要去调整,去适应,去拯救生命。

小规模纳税人的增值税在征收计算时也有别于一般纳税人。一般纳税人当前的增值税税率为13%、9%、6%三档,而小规模纳税人采取按照“征收率”核定征收的简易办法。除房产销售等个别行业外,小规模纳税人的“征收率”统一为3%。

就像艾尔沃德所建议的,世界需要中国的经验来应对这场疫情。目前,一些被中国证明行之有效的举措,正在被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借鉴采纳。比如意大利政府日前已宣布,对11个市镇采取封闭管理措施。

多项核查、凭“证”出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贵州各地抗疫举措纷纷下沉到社区与乡村,各种“土办法”“硬核”措施派上用场,各方力量被迅速动员起来。截至2月5日24时,贵州全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9例,是中国感染人数较少省份之一。

确实,对国际社会而言,中国用一个多月取得疫情防控明显成效,为分析社会制度与治理效能等问题提供了鲜活样本。

无独有偶,在贵州省黔东南州岑巩县大坪同心社区,从2月3日起,该小区实行24小时全天候封闭管理。“您是小区住户吗?请到这边登记一下。”岑巩县大有镇大坪同心社区主任邹声木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除了逐户排查,挨户宣传,做好小区居民疫情防控知识的“宣传员”外,他还是小区封闭管理的“值勤员”。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自指挥部署,多次主持召开最高决策层会议,确定疫情防控的总要求和总目标;中国国务院成立联防联控机制;中央指导组赴疫情中心督战指挥……这些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强大的领导力。

正是因为中国社会高度团结、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历史上重大灾难和病疫往往导致社会混乱失序的情况,并没有在中国发生。

最新数据显示:24日这天,中国内地除湖北以外新增确诊病例降至个位数。中国多地已下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这正如中国最高领导人日前在一个面向约17万人的电视电话会议上所强调的,实践证明,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各项工作部署是及时的,采取的举措是有力有效的,再次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新的病原体,人类对其认识有一个完善的过程,疫情防控不能有丝毫松懈。但正如谭德塞所说,“应该给所有国家带来希望、勇气和信心的关键信息是,这种病毒能够被控制。”

从果断暂时关闭武汉对外通道,到各地统一行动、构建覆盖城乡基层的疫情防控网络;从武汉迅速建成一批集中收治医院,到各地和军方调派330多支医疗队、4万多名医护人员紧急支援;从组织医用物资生产企业迅速复工复产,到优先保障疫区各类物资供应,中国社会上下在抗击疫情面前,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中国速度、中国规模和中国效率。

除减免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外,还包括:个体工商户按单位参保企业职工养老、失业、工伤保险的,参照中小微企业享受减免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发放低息贷款,定向支持个体工商户;切实落实将除高耗能行业外工商业电价进一步阶段性降低5%的政策;鼓励各地通过减免城镇土地使用税等方式,支持出租方为个体工商户减免物业租金。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面对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些客观中肯的评价,来自于对疫情防控一线的深入调研。9天时间里,由12位国际人士组成的世卫专家组,与中方同行一道,对北京、广东、四川、湖北等地进行了现场考察。

为大力消除输入性风险,贵州各地以村居为单位,对来自湖北武汉疫区的返乡人员和密切接触对象人数,划分为红、橙、黄三个等级进行管理,红色区域、橙色区域、黄色区域分别由3名、2名、1名医护人员进行24小时跟踪管理,开展巡回体温测量,确保一旦出现疑似病例,立即隔离救治;实施杀菌消毒“网格”责任化,对涉武汉返乡家庭,由网格包保干部和包保医护人员共同指导、监督开展消杀工作。

此前,2月18日的国常会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以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会议提出,除湖北外各省份,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湖北省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

艾尔沃德在24日的发布会上,则对中国领导人“了不起”的决定、中国抗击疫情时展现的协同优势以及全政府、全社会的集体意愿表示称赞,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团结”。

作为多民族聚集省份,贵州多地推出“双语”播报,让疫情防控知识“人人晓”。“各位乡亲父老,疫情来袭,大家要减少外出,不要走亲戚,爱干净,勤洗手,勤开窗,常通风,严防严控从你我做起……”2月3日,在贵州省黔南州长顺县敦操乡一辆小汽车车顶上的喇叭正在用苗语播报疫情防控知识。

团结合作,坚定信心,世界就能早日渡过这场危机。(国际锐评评论员)

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认为,中国政府展现出的组织动员能力在全球卫生史上没有先例,其他国家很难做到。中国及时遏制疫情蔓延,主要是因为有中国共产党的集中统一领导。

“我们给社区每户居民配发了一个出入证,一证一人,每户只能派一人带证外出2小时采购生活用品。”邹声木说,为了严格管控小区,居民除生病住院需一个家庭成员照顾外,其他人员一律不得外出。社区垃圾则由社区公益岗位上的130个工作人员分成26组,分别负责各自责任区域的保洁工作,统一收集外运,实行日产日清。

而在贵阳市观山湖世纪城龙兴苑内,物业通知居民要凭“证”才能出入小区:步行上班的通行证管3天,开车上班的通行证管7天,买菜的通行证管1天,所有通行证到期后需要重新申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