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干部回家陪女儿高考父女都面对人生大考

原标题:驻村扶贫干部回家陪女儿高考:父女今年都面对人生大考

“五年前的秋天,刚得知父亲要去下乡扶贫的时候,我以为他不过和往常出差一样,最多离开十天半月就能回来。可谁知道,这一去至今,已有五年。”写下这段文字的是一名即将高考的学生,此前,她写了一篇名为《父亲扶贫路上那些事》的作文,在媒体发表后引起广泛关注,甚至被国务院扶贫办转发点赞。

单位在云南省会泽县帮扶的贫困村有三个,袁明磊是单位派驻会泽县的第一名驻村扶贫干部,在2018年3月以前他一直担任鱼洞社区驻村扶贫第一书记。2015年初来乍到的他,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看到村里的现状还是有些意外,“这个村子就在县城边上,但贫困率很高,总人口6000多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就超过2000人,而且村里环境卫生状况糟糕,到处是粪堆、草堆和垃圾。”而这里也是目前全国52个尚未摘帽的贫困县之一。

看到这些学生,袁明磊也会想起自己的女儿,即使此前没有陪在女儿身边,但他认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让更多孩子有了和女儿一样的学习机会。

1975年袁明磊出生在云贵交接的一座大山里,那里的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泥泞的道路,破旧的房屋,是他最早的人生记忆。当兵退伍的父亲转业后在村里先后担任村主任、党总支书记近10年,而父亲的到来也为村里做了很多的改变。

袁明磊透露,女儿在去年刚刚上高三的时候又问过他,能不能不要缺席她高考的冲刺阶段,因为这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但袁明磊没有答应,“我跟她说2020年不仅是她的大考,也是我的大考,是我们国家脱贫攻坚的大考。我们都需要加油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时也希望我们都能在这一年收获满意的答卷。”

不过,袁明磊也觉得自己其实做不了什么,能做的只是陪伴,“女儿的学习我没有帮上忙,五年来,大部分都是她妈妈在孩子身边照顾生活起居,我知道这几天也没法弥补以前的亏欠。但这是孩子重要的日子,我还是想尽量陪着她,让她感受到我的爱。”

帮扶项目的道路建成了。受访者供图

驻村不是拍脑门的决定,和老父亲息息相关

袁明磊在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之际,终于停下了脚步,请假回到了家里,“高考这个礼拜我都会在家里陪她。”对于女儿的成绩,袁明磊表示不担心,也不想给女儿压力,“能正常发挥就好。”

因为疫情的影响,暂时去不了外地,等女儿高考结束后,袁明磊准备带着女儿回他驻村扶贫的地方再看看,袁明磊说“2016年暑假妻子带着女儿来村里看过我,今年想让她们再来看看我们这几年的扶贫成果”。

袁明磊家乡。受访者供图

即使很多人不理解,但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支持他这个决定,那就是袁明磊年迈的父亲,“我肯定不是一拍脑门就说要去驻村的,这一切跟我的出身有关,更和我的父亲有关,是我的经历让我这么选择,父亲是我坚持做下去的精神支柱。”

袁明磊来了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我们红云红河集团在这里的三个贫困村投入了2000多万帮扶资金,其中修路和灌溉沟渠占去了三分之一。”袁明磊承认他在修路这件事上,很大一部分是源于他的父亲。“当年他用4年修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路,现在我也想为村里修出他们的致富路。相比父亲那时候,我们真是幸福多了,资金是充足的,如今基建能力也强,以前感觉特别困难的事情,现在都不觉着了。”

“我今天唯一要做的工作,就是接女儿放学”

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女儿小袁没有在家休息,还是去了学校复习。袁明磊起床后,看着女儿吃完早餐后就跑出门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心酸。“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刚过完春节我就回到了村里,一直忙于工作,也没能顾上孩子的学习,心里很愧疚。”虽说是回来陪小袁的,但父女俩这几天见面的时间其实也并不长,袁明磊只能盼着女儿早点从学校回来,“我今天唯一要做的工作,就是接女儿放学。”

做出这个决定,袁明磊没有跟家人商量,妻子和女儿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他报名之后了,“她们一度很难理解我的做法,主要是当时妻子的工作也很忙,女儿又刚刚上初二没多久,这时候我却要离开家,她们怎么想都想不通。”

春节期间,袁明磊(左一)为乡亲们送春联。受访者供图

在这一年里,小袁偶尔还会提起这件事,袁明磊也看出了女儿有一点沮丧,他认为女儿的文章写得不错,也能看出是用心写的。于是袁明磊想在女儿高考之前给她一个惊喜,便投稿了当地的媒体,想看看能不能刊登出来。“作文真刊登了,也得到了很多人的点赞和鼓励,但没想到后来有这么大的反响,我的本意只是想把这个当做给女儿的高中毕业礼物。”

《父亲扶贫路上那些事》一文中的主人公,名叫袁明磊,今年45岁,是云南中烟红云红河集团曲靖卷烟厂党政办公室副主任,自2015年到会泽县驻村扶贫至今已整整五年,现为会泽县钟屏街道鱼洞社区驻村扶贫工作队员、曲烟驻村扶贫工作负责人。而文章的作者,就是袁明磊的女儿,一位马上就要走入考场的高考生。

经过多年的努力,袁明磊单位帮扶的3个贫困村未脱贫人口从2015年末的将近5000人减少到目前的780人,其中两个贫困村已先后于2017年、2019年整村脱贫出列,减贫成效显著,连续5年顺利完成年度减贫任务。

为贫困地区修路建校,看到学生就会想起女儿

袁明磊兄弟三人和父母亲在家乡老宅前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小袁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学法律,梦想的学校在北京,即使梦想离家千万里,袁明磊也支持她的决定。高考完,小袁曾说过想出去走走,看看世界,“女儿是文科生,喜欢历史感浓厚的地方。一是想去埃及看金字塔,二是想去西安看兵马俑,等到我们都有时间的时候,我一定带她去,弥补这些年错失的时间,完成她中学时期的心愿。”

袁明磊说,小袁只知道文章被发表了,但是不知道自己的文章受到了各界的好评,“我和她母亲不想影响她考前的情绪,所以还是想等到高考之后再告诉她。”

这些都是坚守在扶贫一线的工作人员共同努力换来的。袁明磊为了驻村扶贫工作,错过了女儿中考、高考冲刺阶段,辛苦了妻子,也无法照顾重病的父亲。有一次因为回单位开会,袁明磊中午抽空去看望生病的父亲,老爷子看到他的一瞬间,居然生气了,质问他为什么没在村里好好工作,“父亲以为我是抛下了工作特意来看他而生气了,我解释了好几遍他才明白,吃完饭就催着让我赶紧回去。”

7月第一个周末,袁明磊从100多公里外的村子回到了在曲靖的家中。正在上高三的女儿即将高考,缺席了女儿大部分高中生活的袁明磊,决心在这几天留在家里好好陪一陪她。

“路修好那年我刚一岁,也就是1976年的3月,听老人说,那是第一次有汽车可以开进村里。”袁明磊还记得,村里修路一共用了600.6元,对于这个数字,他很好奇,问父亲这都干什么用了,“父亲跟我说,那时候没工钱,600元就是买炸药,山路上很多石头,不炸开修不了。”于是他又问:“那6毛钱呢?”父亲笑着说买了6包烟,用于引燃炸药引线的。

说起《父亲扶贫路上那些事》这篇文章,袁明磊表示,其实不是女儿最近写的,“这是去年的一个征文活动,女儿选定了驻村扶贫这个主题,缠着我给她讲了很多扶贫故事。”第二天,小袁这篇长达5000多字的作文就写好了,还拿去投了稿。遗憾的是,投稿后一年过去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袁明磊女儿写的父亲扶贫故事。网页截图

父女二人都将面临人生大考,希望都能收获满意的答卷

作文中提到的主人公,是云南省会泽县的驻村扶贫干部袁明磊。刚刚经历了会泽县脱贫攻坚百日总攻行动的他,终于请了一周的轮休假回家陪伴女儿高考,“我知道这几天也没法弥补以前的亏欠,但在孩子重要的日子,我还是想尽量陪着她,让她感受到我的爱。”袁明磊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其实不只是女儿的人生大考,也是自己的人生大考,在脱贫攻坚决胜收官之年,自己不能掉链子。等到大考结束了,他也有自己的梦想,“女儿是文科生,喜欢历史感浓厚的地方,一是想去埃及看金字塔,二是想去西安看兵马俑,等到我们都有时间的时候,我一定带她去,弥补这些年错失的东西,完成她中学时期的心愿。”

袁明磊表示,目前扶贫效果最好的还是教育领域。“现在这里有4所村小学,学习条件比之前好了很多,我们在学校建了图书馆、操场、食堂等。现在这里的贫困生,不会因为家里条件差就缺少了上学的机会,也不会为吃喝发愁,这就是我们一直所努力的成果。”

连续缺席了女儿中考和高考备考关键期的袁明磊,自己也在迎接一场人生大考。这几年他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到了驻村扶贫的工作当中,如果时间能够重来,他觉得自己还是会这样选择。“2015年,我们单位接到了驻村帮扶的任务,需要派人下去。知道这件事后,我主动申请去驻村。”

“父亲到村里的第一件事,其实与我们扶贫做的事如出一辙,那就是修路。”当时村子没有通车,很多乡亲从出生到老去都没有出过村,袁明磊的父亲便动了修路的心思。“当时物资匮乏,修路的工具一样都没有,那条约10多公里的山路,是父亲用自己的脚步一点一点丈量、规划出来的,全村人用了4年时间才把这条路修好。”

不过,据袁明磊回忆,这几年女儿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达过不满。在询问他是否因为驻村工作忽略了家庭跟女儿发生过冲突时,袁明磊沉默半晌,叹了口气说:“这五年来我们见面的时间很少,少到没有时间争吵。”

袁明磊认为,扶贫道路上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教育扶贫,他表示这也是跟他的经历有关。因为父亲的坚持,袁明磊才有了好一点的学习环境,中专毕业后直接进厂工作,“对于贫困村的孩子来说,教育真的是改变命运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