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视频丨我的选择

此刻我懂得如何祝福你 

就用最郑重庄严的一笔 

“一分钱,看似不起眼,可积少成多,也能够做出大公益。”种太阳队员、2015级化工专业刘念感慨。

尤杰在省城长大,家庭条件优越,这是他第一次从垃圾堆里翻找废瓶子。“想到这是在为贫困中学生募集爱心基金,便不觉得累了!关注社会弱势群体,尽己所能去帮助他们,于我们而言,是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00后大学生志愿者尤杰参与了捡瓶子活动。他跟着团队,一晚上跑了180多个宿舍,共捡到旧瓶子17254个、易拉罐356个。有些废瓶子里有没喝完的饮料,有的是从外卖垃圾袋里翻出来的,“味道让人有点想呕吐”。

在种太阳内部,越来越多的同学像田广中一样,捐出自己的奖学金。在其他学院,更多的大学生自愿加入。一项校园传统渐渐形成:同学们看到废瓶子,就捡来攒着,攒够一定数量,交给种太阳的志愿者。

2003级学生党员田广中,自小在石家庄农村长大,父母靠种地供他上学。但第一次实地考察时,大王中学的场景还是让他和同学们感到震惊。学校的偏僻程度超乎大学生们的想象。一行人从武汉出发,下绿皮火车换大巴车,再换三轮车,最后走上山路,120公里足足花了5个多小时。

大王中学的贫困学生,也牵动着历届种太阳校友的目光,团队情感由此而寄托。

作为中非经贸博览会的长期举办地,湖南还制定出台了《关于落实中非合作八大行动打造中非地方经贸合作新高地的若干意见》,将通过建设中非经贸促进创新示范园、打造非洲非资源型产品集散交易加工中心、建设中非跨境人民币中心、组建中非经贸合作研究会等系列行动,探索形成中国地方对非经贸合作的“湖南模式”,打造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

历时两个月,学生党员们筹集了86袋衣物和4000余册书籍,募集到6000多元爱心资金。2006年7月,大家背着装满书籍和物资的行囊,一路辗转,送到大王中学。

“看到孩子们连饭都吃不饱,觉得自己以前拿到奖学金后就和室友大吃一顿,是一种罪恶。”田广中第一个捐出了自己当年的奖学金。

15年来,在种太阳一届届队员的影响下,武汉科大先后有3万多人次志愿者参与进来,累计捡瓶子130余万个,换得3.5万元爱心基金,累计资助150个孩子,其中精准资助家庭困难学生18名。

15年助学接力,爱心种下的种子悄然发芽:2009年资助对象陈某考取湖北师范大学;2015年资助对象陈某考取商丘师范学院;2018年资助的3个同学,均以高分考入阳新一中。

每逢开学季、毕业季和大型节假日,在武汉科大的校园里,带有“种太阳”标识的大学生志愿者,手拿编织袋,穿梭在楼道里、操场边、学生宿舍楼,寻遍每一个旮旯角落,将废瓶子一个个捡来,瓶子汇集在一起,数以万计堆成小山。捡瓶子换来的钱,都存入种太阳爱心基金账户。

看着这支队伍一路成长,大王中学校长李军对他们打心眼儿里敬佩。“来了就住教室、打地铺,不给学校添麻烦。夏天蚊子多,天气又热,但他们都坚持下来。他们资助孩子们的钱,都靠捡瓶子换的,很珍贵!”

都选C 都选C 都选C

废瓶子零散不好堆放,同学们突发奇想,将废瓶子塞在阳台铁栅栏空隙处。五颜六色的饮料瓶高高挂在阳台上,从远处看,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走访中,队员们发现,农村孩子的父母不在身边,爷爷奶奶不懂学习内容,存在隔代教育障碍。没有家长的监督,孩子们很容易形成不重视学习的风气。而以往的主课支教又难以唤起他们的兴趣。

武汉市东南方向120公里外的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曾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青壮年大都外出务工,贫困留守儿童较多。

“教育就是用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树,用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在化工学院党委副书记卢绍伟看来,这场爱心接力早已超出了公益的范畴。“一次次对困难学生家庭的走访,一个个捡起来的废旧瓶子,一场场爱心义卖……同学们身体力行,在劳动中感知‘积小善成大善’的意义”。

2018年,种太阳团队参与了香港环境保护协会“漂流瓶活动”,凭借巨大的瓶子回收数量和新颖的创意,荣获全国三等奖。

“当地一个读初二的小女孩,家里墙上贴满奖状,可她最大的理想是表姐能够继续上学。因为表姐成绩更好。她准备念完初中就去打工,供表姐和弟弟上学。而我们的资助,能够帮她重返学堂。”种太阳团队将走访所见所闻,讲给身边的同学听,用真情换真心。

有人提议,校园里每逢毕业季和节假日,同学们就会丢很多废瓶子,还有大量二手物品,可以捡来卖了换钱,并用这笔钱成立一个爱心基金,一届一届接力。

“实在是太穷了。”田广中说,学校的泥巴操场坑坑洼洼,宿舍床铺由木板拼凑而成,冬天,窗户包一层薄膜用来御寒。吃水靠多年前驻军部队打的一口井。当地大多数适龄孩子只念到初中。在校的学生,每餐吃咸菜拌饭,衣服打满补丁,有不少人还打着赤脚,一周生活费仅有几元。当地的贫困现状、孩子们面临辍学的无奈,深深刺痛了大学生的内心。

(责编:孙竞、熊旭)

献完第一份爱心后,这群大学生却犯了难。“我们毕业走了后,那里的贫困学生怎么办,难道又重回原点?”

2016年,废瓶子回收价格由5分钱降到4分钱。刘念带着负责财务的同学,与收废品的老板“唇枪舌战”几个小时,好不容易让对方把每个瓶子的回收价格增加了2分钱。“1万多个瓶子算下来,能增加几百元。这意味着,又能为一个孩子多募集到几个月的生活费”。

2005年年底,化工学院2003级学生党支部策划了一次“帮扶贫困中学生”主题党日活动,帮扶对象是阳新县大王初级中学的贫困孩子们。

校园公益之路的艰难考验着种太阳的队员们。他们尝试把收到的瓶子留一半给保洁阿姨;将贫困学生的生活现状拍下照片、张贴募捐的公益海报,到各学院各班级去宣讲大王中学的故事,也跟学校保卫部门沟通。

数据显示,2019年,湖南对非洲进出口额35.4亿美元,同比增长29%,其中,对非洲出口23.5亿美元,同比增长41.8%;从非洲进口11.9亿美元,同比增长9.6%;120多家湘企投资非洲,实际投资额突破10亿美元;袁氏种业马达加斯加、尼日利亚杂交水稻种植项目,隆平发展加纳玉米种植项目等一批对非重点项目快速推进。

大王中学是大王镇上唯一一所初级中学,孩子们的家分散较远。为了解学生的生活思想状况,队员们要走二十几里山路进行家访。资助名单也由多次走访及回访决定。

“捡起一个废瓶子,校园环境就会少一份污染。”在种太阳第十三届负责人包星洋看来,捡瓶子的过程中,同学们自发维护校园环境的意识渐渐增强。

队员们决定,从团队里选人定期来支教,结合化工学院学科特性,在支教中增设素拓兴趣课堂,培养学生对知识的好奇心。“牛奶彩虹”“水中悬蛋”化学实验,“人类是大自然的保护者还是破坏者”辩论赛、“光荣啊,中国共青团”主题活动课等多彩纷呈的课堂,激发了孩子们的兴趣,将心思从山野中拉了回来。每逢寒暑假,有家长还会主动送孩子来报名参加。2016年,支教团队从各个学院募集到运动用品和500余册图书,装了满满3个大行李箱,为大王中学建起了图书角。

校园公益助学的接力棒,在一届届种太阳人手中传承下来。

在校大学生经济实力有限,捐款也不长久。2003级化工专业李莹带领同学们,到汉正街批发市场购回一些装饰品和生活用品,同时收集毕业班学生捐出的旧凉席、小风扇、收音机、台灯等进行义卖。

2019年7月,种太阳2006年学生负责人李艳杰发动所在单位的职工和党员为孩子们爱心募捐1万元。李艳杰所在单位还与种太阳合作建立了资助大王学生专项计划,每年定向资助3名学生,每人1000元。李艳杰说:“这个组织陪伴了我整个大学生涯。当年做爱心义卖、收瓶子,经常一做就是整整一天。虽然苦,但值得。”

当天,非洲非资源性产品集散交易加工中心的首批子中心——非洲可可中国营销中心及非洲咖啡街,在长沙高桥大市场开业。湖南省商务厅通报表示,湖南将通过此中心辐射中部、面向全国,加强对非洲非资源型产品的进口,将可可、腰果、玉米、芝麻、木材等更多非洲优质产品引入中国市场。

最初,种太阳团队在大王中学设立奖学金,奖励每个成绩有进步的孩子20元到60元。2008年开始,改为每年从初中毕业班学生中遴选一位成绩排名前10名且家庭贫困的孩子,精准资助,每年1000元,直到学生读完高中。

2003级学生党支部返校后,将走访的情况向学院老师作了汇报,老师鼓励他们在校园里开展公益募捐。武汉籍学生党员则联络中学母校,募集二手书籍、文体用品和衣物。

推介会由湖南省商务厅、加纳驻华大使馆、坦桑尼亚驻华大使馆、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馆等共同主办。会上,《非洲可可中国营销中心保险服务支持协议》《可可产品进口战略合作协议》《非洲非资源型产品进口供应链合作协议》等一批对非经贸合作项目成功签约。(完)

“我从农村贫困家庭走出,靠国家助学金和奖学金才读完大学。种太阳伴随我大学4年,它教我学会从受助到助人。”刚刚考取一所985院校研究生的金朝正说。6月18日,他看到“湖北明确各类学校开学时间,高校在校生将按照往年惯例开学”的新闻,更让他觉得组织这场捐赠有价值。“到了9月,这批废瓶子就可以转交给下一届种太阳团队。下学期的爱心资金,就能够及时汇到孩子们的手中了”。(胡林 吴金伟 雷宇)

金朝正所在的志愿团队叫“种太阳”(全称为武汉科技大学化工学院学生党总支种太阳爱心基金会――记者注)。今年是种太阳团队捡瓶子的第15个年头。

在化工学院党委和老师们的支持下,在学院内发起成立了一个爱心奖学基金,起名“种太阳”,寓意“种下希望,像太阳一样光芒万丈”。核心成员包括院内学生和党员,面向全校招募志愿者。

然而,校园里的“生意”并不好做。家庭困难的保洁阿姨抱怨队员们抢了她们的“生意”,有同学质疑“协会在赚钱”,也有宿管员出于安全考虑不让志愿者进宿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