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ypso宣布成立新工作室开发《盟军敢死队》新作

Kalypso Media宣布已成立一家新的工作室,计划开发《盟军敢死队》的主机与PC平台新作,新工作室暂未命名,将由行业资深人士Jurgen Reubwig领导。

他曾回忆,自己出生在战乱年代,其父是国民党高级军官。抗日战争期间,他的母亲带着几个子女四处流离。他1949年9月就读于岭南大学土木工程系,1952年华南工学院成立后,容柏生成为该校的第一届毕业生。

当年入住红楼宾馆要预约排队

1995年,容柏生成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记者注意到,2016年容柏生曾回到母校华南理工大学,总结自己的人生“十二字箴言”:必求甚解、知难而进、精益求精。

他对母校的学生们讲道: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尤其是建筑行业,都要对每一个过程熟悉理解,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老老实实地做事情。“看书看到不懂的就算了?不能算!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要想方设法去解决,当你千方百计最终得以解决的时候,你也突破了自己,提升了自我。”

部分房间恢复原貌供人参观

工作室总监Jurgen Reubwig补充道:“在新起点上,我们将开发真正有价值的《盟军敢死队》续作,《盟军敢死队》是为PC和主机平台设计的,会在全球范围内同步发行。从个人方面来说,我为能够制作一款战略游戏的标杆作品而感到自豪,我期待着收到和我们一样对系列充满热情的新老开发人员的申请。”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已有5位中国工程院院士逝世。其余4人分别是:金属材料专家涂铭旌、心血管外科学专家高长青、压力加工专家阮雪榆、土木工程材料专家孙伟。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何浩 毕克勤 摄影报道

“红楼宾馆有近70年历史了,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政委邓小平亲自主持修建并亲定其名,后勤部长余秋里具体负责,1953年破土,1954年建成。”在红楼宾馆工作了30余年的财务科科长易建辉自豪地向记者介绍,红楼招待所原址为胡子昂别墅花园,至今园内还有几棵当年的老树。

驾车经长江一路从大坪往两路口行驶,在肖家湾人行天桥附近的公路旁有一块古色古香的牌坊,牌坊上写了“红楼”二字。从牌坊进入,沿着路旁栽有黄葛树的两车道进去百米左右,便是红楼宾馆。不过在肖家湾住了几十年的老重庆人李宝森却喜欢称它为红楼招待所,李大爷说,年轻时候就这么叫,现在改口比较难,“我们喜欢在这里散步,因为环境好,老树多,历史底蕴丰厚。”

藏身闹市边的园林式建筑

1972年,他逐步恢复工作,被提升为主任工程师,并设计了广州15层的海运局大楼,这是当时少有的高层建筑。

“和其他宾馆酒店一样,统一的酒店化管理。”在易建辉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一号楼二楼的普通标间。白色的床单和地毯、电视一应俱全,易建辉说,如果说不一样,我们的房间就是楼高比较高。在红楼宾馆参与老战友聚会的一位老战士告诉记者,他们对红楼招待所印象很深,不仅因为这里清净环境好,更重要的是和老战友聚在一起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感,这也正符合红楼宾馆的历史底蕴。

综合公开报道,他少年求学时爱好体育,曾是校篮球队队员,还学过拳击、举重和高台跳水;晚年退休后,会在家里唱卡拉OK,“主要是五六十年代的英文歌曲”。

渝中区文管所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红楼宾馆建筑本身还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很多专家认为它是同时期建筑中,与重庆市人民大礼堂和市体育馆并称为当时重庆三大标志性建筑。易建辉说,红楼最初是为前苏联军事专家建的高级公寓,建成后即有前苏联专家二十余人携眷入住,两年后前苏联专家离去,此后,改作军队招待所。

易建辉印象中,当时红楼招待所请了几个出名的厨师,比如杨佰清,他做的汽锅鸡算是红楼招待所的招牌菜。“就像现在很多人一提到重庆就和火锅联系起来一样,当时提到红楼就会想到汽锅鸡。”

据公开资料,容柏生1930年出生于广州一个军人家庭,祖籍广东省珠海市,1953年毕业于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是学校第一届毕业生,1989年被原建设部授予“中国工程设计大师”称号。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沿着红楼宾馆走一圈,粗壮的黄葛树、榕树随处可见,这个季节的雨天过后,地上便会铺一层金黄的树叶。李大爷告诉记者,红楼招待所一边接大坪,一边接黄沙溪,几十年前黄沙溪一片还全是农田,红楼招待所无疑是这里最高建筑,长江景色一览无遗。如今周边高楼林立,红楼招待所被周边的高楼“包围”了,现在的红楼更像是隐藏在都市丛林中的典雅女性。

当时重庆三大标志性建筑之一

随后,记者还参观了原国家领导人曾经住过的一号楼101房间。易建辉说,接下来,按照有关专家的建议,我们计划对这些房间进行整改,恢复当时的样子,供游客参观。

求学期间,他的父亲去了台湾,家里断了收入来源。容柏生靠着成绩优秀,被学校免去学费,他同时在岭南大学的附小兼任体育教师。毕业后,容柏生被分配到广东省建筑设计公司,工作仅3年便晋升为工程师。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容柏生迎来了事业黄金期:主持设计的深圳亚洲大酒店成为当时深圳的地标,获得原建设部1989年部级科技进步奖;主持设计的高达200米、63层的广东国际大厦,成为当时全中国最高的建筑、也是世界上采用预应力楼板层最多的建筑,获得国家优秀设计金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大奖”。

在工作之余,容柏生还是一个乐观、兴趣广泛的人。

“上世纪80年代红楼招待所开始对外经营,这里不再神秘。在这里订房开会、住宿的单位很多,那也是红楼招待所最繁荣的时候。”易建辉说,别说可以容纳这么多人的招待所,当时整个重庆连招待所都没有几家。“要来我们红楼招待所开会或住宿都得预约排队。”易建辉说,也正是那个时候,红楼招待所开始建二号楼和三号楼。

记者看见,红楼宾馆主要由一、二、三号楼组成,从外观看,建筑的屋檐、窗花古色古香,朱漆大柱擎顶和绿色琉璃瓦是建筑的主色调。走进宾馆,宾馆内有长廊、亭台,不少白发苍苍的退伍老战士还在这里聚会。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他遭遇了人生低谷,被打为“反动学术权威”,并遭批斗,被下放到农村。

Kalypso Media Group董事总经理兼创始人Simon Hellwig在新闻稿中表示:“建立新工作室是对Kalypso未来几年增长计划的明确承诺,因为我们希望扩大内部和外部开发工作。《盟军敢死队》是一个伟大的全球知名品牌,我们将尽最大努力满足全球游戏社区的期望,我们已经等不及要开始了。”

易建辉说,现在红楼宾馆有115个房间,278个床位,入住率还是不错的。房间普遍价格都在300元左右,都是老百姓消费得起的价格。

此外,他还担任过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全国超限高层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审查专家委员会顾问委员、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超限高层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审查专家委员会主任、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走在一号楼,整洁的走廊,古朴的木质楼道和窗户让记者印象很深。易建辉告诉记者,一号楼虽然经过了几次整修,但都保留了原貌风格,尤其2000年和2010年两次大修,都是先把照片和视频拍下来,对照着照片进行补漆、加固、修缮。“最先红楼只有一栋楼,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一号楼。”易建辉说,现在两层楼的餐厅在原来都只是靠着一号楼的一层平房。

易建辉介绍,红楼招待所接待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接待了很多开国元帅和开国将军。记者在宾馆看见不少显眼的地方都挂着周恩来总理、贺龙元帅在红楼招待所的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