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州圣盖博市选情激烈华裔竞选人广告标牌被偷

中新网2月13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距离3月3日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预选还有三周,加州圣盖博市议员之役选情激烈,华裔竞选人丁言愉团队于当地时间2月12日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声讨竞选对手偷窃和破坏竞选标牌,而圣盖博坊间近期也传出“不选亚裔做市议员”的声音,硝烟弥漫。

丁言愉竞选团队表示,最近一周,其遍布全市的竞选广告标牌遭到严重破坏和偷窃,短时间内将近250个标牌不翼而飞,这些原来插在民房前院和商业区路边的竞选标牌子,之前都经过户主和商家的同意和欢迎,而相关商家和民众都表示,他们对丁言愉的竞选标牌子被偷窃和破坏完全不知情。

位于佛罗里达的 Magic Leap 是一个十分神秘、估值奇高的增强现实设备初创公司。

与此同时,Magic Leap 也在积极寻求外部合作,扩大全球市场份额。Magic Leap 已发布了约 24 份合作声明,且其合作伙伴不乏一些知名企业,比如游戏引擎开发商 Unity 和制造厂商 Jabil。另外,JetBlue Airways 也已与 Magic Leap 达成合作,表示明年将尝试打造热门目的地酒店的“沉浸式体验”。另外,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与 Magic Leap 合作的日本电信巨头 NTT Docomo 已证实 Magic Leap 1 即将进入日本市场。

捐髓为什么优先考虑亲属

马女士说,马秋收患病后,前期治疗就花费了18万多,医保报销后,自费花了不到11万元,而此次骨髓移植原本需要准备30万手术费,他们一家东拼西凑,最后总算交上27万多元。“我弟家变卖了家里的东西,主要是牛羊,凑了4万元,在两家网上筹款平台发起求助,一家筹了2万元,一家筹了5万元。我们在同一家单位上班,单位领导也很关心我弟的病情,公司前后捐了大概10万元。而我们这些亲戚也不富裕,有一个表哥条件好一点,拿出了5万元。而且,我们当地政府扶贫办在我弟弟生病后也很关心,资助了3万元,还把我弟弟家纳入了低保户。剩下的医疗费,我们刷了我弟弟的信用卡,打算报销后再还上。”

然而,Omar Khan 表示这一举动并不意味着 Magic Leap 放弃了消费者市场。

到如今,Magic leap 的“AR 神话”已经完全破灭。

马女士说,孩子非常懂事,很想救他爸爸,知道这个事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拼命增重,硬着头皮一天吃五顿饭,但也不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主要还是喝小米粥、吃馒头配咸菜,有时给他炒点菜,做点肉,喝点牛奶。“他有时说想吃什么,爷爷可能不给买,因为实在是条件有限,主要还是平时吃的小米粥、馒头多吃点,吃饱一点,有时看到孩子吃到咽不下去,真的很心疼。”

至于小子彦捐献骨髓后的情况,马女士说,目前,子彦的身体状况良好。“我们准备12月2日带他回老家,让他身体再恢复一下,然后就找老师看看他的学习进度,看还能不能跟得上。”

“AR 神话”已经完全破灭

此次,Magic Leap 将更新操作系统,并推出一个面向专业用户的软件套件,包括将在近几个月以 beta 版本推出的虚拟协作应用 Jump。Magic Leap 同时推出企业套件,包括专用支持、专用设备管理软件以及头显出现故障时的“快速更换”程序。企业可向员工推出设备,员工通过企业证书登录后,可管理设备和数据,以及部署企业或自定义构建的应用程序。

我觉得我们有些傲慢自大了。

不过他也承认,目前消费者市场很小,而且目前大部分 AR 公司,比如 Epson,Microsoft 和 Vuzix,已经将重点转移到专业用户身上。Magic Leap 有四个关注的方向:虚拟通信与协作、3D 可视化、远程培训与协助、基于位置的体验——当前,这些方向市场竞争激烈。

Khan 认为,虽然相比于其他 AR 公司,Magic Leap 起步较晚,但他相信 Magic Leap 1 仍然可以凭借视觉品质、人体工学优势以及软件生态系统兼容性赢得用户青睐,公司也一直在设计可供用户全天候舒适使用的设备。

经过两个月的增重,马子彦的体重终于达到35公斤,可以捐献骨髓了。因为年纪小,马子彦在11月28日、29日分两次抽骨髓,总共抽了200多毫升。“有的大人抽骨髓都承受不住,但他很坚强,很配合,也不喊疼。”

11月,马秋收在筹款平台上发起求助,他说:“因为自费药很多,几次化疗就花费了十多万,高昂的治疗费让原本困难的家庭陷入绝境。9月份骨髓配对成功,本来应该是很欢喜的事,但光手术费就需要30万,后面还有一系列康复治疗需要一大笔费用,家里已经无法支撑下去了,亲朋好友借了个遍,他们也都只是普通的农村家庭,收入微薄。但为了三个孩子,为了老婆,为了父母,我一定要坚强活下去,成为他们的依靠!”

光场显示可产生不同深度的数字光线,与自然光线无缝融合,产生逼真的数字物体,保证用户长时间使用的舒适度。 强大的传感套件可检测物体表面、平面和物体,从而对物理环境进行三维重建。 光场所构建的虚拟物体可以被放置在用户想放置的地方,如同真实物体一般。 声场音效会模拟真实世界的声音,包括声音的距离和强度。 集成处理器可处理高保真、游戏级别的图形图像,其性能可达到笔记本电脑水平。 交互界面包括多种输入模式,如语音、手势、头部姿势和眼球追踪。

虽然 Magic Leap 尚未披露 B 端的合作方向,但不难想象 B 端业务的发展同样需要优质体验的支撑,Magic Leap 很可能已经在 B 端开始进行秘密布局。

12月1日,马秋收的堂姐马女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马秋收是家中独子,没有其他亲生兄弟姐妹,其父亲已经73岁了,在老家以种地为生,其母亲患有精神疾病,生活无法自理,其妻子在家照顾两个不满2岁的双胞胎儿子,大儿子马子彦现在上四年级。“我弟家庭负担比较重,但我们亲戚也都比较团结,他妻子在家照顾孩子,我们就陪着我大爷带他看病。因为我大爷和大娘年纪大了,不适合捐骨髓,只能让子彦试试,9月份,配型成功后就决定让他来捐骨髓。”

说实话,这些体验与我之前玩过的 AR 和 VR 设备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说它秒杀一切对手就有点夸张了。

之后几年,Magic Leap 迟迟不发布产品,通过公开多个 Demo、申请专利等,不断为产品建立预期,吊着众人胃口。

“我觉得我们有些傲慢自大了”

Magic Leap 自创建以来的融资情况如下:

山东滨州邹平市码头镇的马秋收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今年33岁,上有七旬老父母,下有三个幼子,妻子在家照顾孩子,他每个月3000多元的收入就是这个七口之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今年6月,马秋收感冒了,一个月不见好,他到镇上抽血检查时被告知血常规异常,建议做进一步检查。7月16日,在山东省立医院,马秋收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个噩耗让他几近崩溃。

手术费交了之后,骨髓移植还遇到了个难题,马子彦太瘦了,体重只有29公斤,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最低要求是35公斤。为此,马子彦的家人为其向学校请了假,到济南专注增重,准备捐献骨髓,并和爷爷一起照顾他爸爸。

20 多亿美元吹起的 AR 迷梦

Magic Leap E 轮融资进展不顺利、Magic Leap One 销量惨淡,产品大量积压。8 月 22 日, Abovitz 与摩根大通抵押代理人 Eleftherios Karsos 签署的一份“转让协议”被曝光,协议中涉及抵押专利约 1903 项,包括前 ODG 专利。11月,公司 CFO 和创意策略部高级副总裁 SVP 高管均已离职,另外 Magic Leap 正在缩减人手以降低运营成本,多个部门员工已遭裁减。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值得注意的是,Magic Leap 1 作为一款商业产品,用户群体将不再是开发者或创作者。根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了解到的信息,早在 2015 年,Magic Leap 官方就表示会把游戏、娱乐和通信作为首要的发展方向,之后会向其他方向发展:可能是商业、也可能是工业或是医学方面。nreal.ai 产品经理赵志昊也曾在文章中提到:

显然,Magic Leap 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的失败;在产品面向 C 端消费者销售无力的情况下,它还打算面向 To B 市场自救一番。

话说的好听,但人们不会那么再容易相信了。

本组文/本报记者戴幼卿

Magic Leap 首席产品官 Omar Khan 表示,Magic Leap 1 会有“小幅度调整”,但 Magic Leap 1 的外观似乎并无变化,在工业设计和光学方面,包括视野和整体视觉品质,显然也没有重大改变。 Magic Leap 尽量避免将其称为“下一代”头显,还表示计划在 2021 年发布 Magic Leap 2。

但也许已经为时已晚。无论 To C 还是 To B,在 AR 神话破灭之后,一个冷峻的现实正在浮出水面——正如《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所言:

一直到发布半年多之后,也就是 2018 年 8 月,Magic Leap One 才开始通过 Magic Leap 官网和 AT&T 门店售出,据有关人士的说法,在这款产品发售 6 个月后,仅售出了约 6000 套,而之前的目标是 10 万套。

然而,水平视场角只有 40 度的 Magic Leap One 并不符合大众预期。从专利上来看,Magic Leap 并没有采用其宣称的光纤扫描技术,而是用了与 HoloLebs 相同的光波导技术;此外,其交互设计也与 ARKit 类似。在早期为数不多的采访中,Abovitz 表示,手中的一枚类似眼镜片的玻璃,正是Magic Leap的技术核心,他称之为“光学芯片”——但“光学芯片” 并没有用到 Magic Leap One 中去。

丁言愉为此次圣盖博市议员选战中唯一的华裔候选人。

11月29日,马秋收顺利进行了骨髓移植,预计十几天后可以出仓。马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骨髓移植前交给医院的医疗费目前已经花了十几万,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可以撑到弟弟出仓。“后续抗排异治疗的费用我们也还没考虑,之后再想办法,但子彦给父亲捐献骨髓引发关注后,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些好心人的捐款,在网上筹款平台也发起求助。”

2016 年,Magic Leap 发布了一个鲸鱼 7D 视频,画面令人瞠目结舌:一只鲸鱼从体育馆地面上一跃而起,落回地面时又化作泡沫,而观众们则发出惊呼,似乎不穿戴任何设备就裸眼观看了这一节目。一时间关于这个 7D 视频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大众对 Magic Leap 的期望值越来越高,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批评声——在线新闻杂志《The Information》于 2016 年 12 月 8 日刊登了一篇名为“Magic Leap 背后的事实”的文章,其作者 Reed Albergotti 披露,那只是用特效技术制作出来的概念视频,其中的技术离真正实用还差得很远。

然而,没有产品、用视频炒作的质疑声似乎并不影响其融资步伐。Magic Leap 在融资层面不断走上巅峰,一度成为史上最贵“概念”公司,前后融资 20 多亿美元。

丁言愉竞选经理表示,他们的义工们在打电话拜票的过程中,也遇到偏见和歧视,部分民众在电话中公开表示“不会选亚裔做市议员”,与公平选举的精神具有相当距离。

9岁儿子骨髓配型成功

11月29日,马子彦的父亲终于做了骨髓移植,子彦的身体状况也很不错。

也许他说的没错,不过冰冷的现实还是盖住了曾经的热潮和天花乱坠的市场营销,Magic Leap 只是个普通的科技公司罢了,它们也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和人力来追求一个梦想。世界上没有巧克力工厂,只有工程师和设计师,而他们匆匆忙忙的拿出了第一款产品……

此次声明预示着空间计算新篇章的到来,将为各行各业提供一个先进的技术平台。我们的合作伙伴率先开发了突破性应用程序,旨在提升企业业务及其客户体验。我们将利用智能应用程序改写剧本,帮助所有利益相关者提高效率,提升参与度,并迎来新商机。

为捐骨髓两个月持续增重

早在 2018 年 8 月,在接受《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采访(参见雷锋网此前报道)时,Rony Abovitz 表示想做回一家普通的、用产品说话的创业企业。他意识到所有的炒作都是一个错误,并说道:

定位调整,Magic Leap 还要自救一番

关于马秋收后续的治疗,隋医生称,目前骨髓已经植入马秋收体内,但是否成功得到出仓时才能知晓。“我们也希望顺利,但一般骨髓移植后,早期可能会有一些问题,还需要进行康复治疗。而且,马秋收相比其他患者比较特殊,他的染色体上有P-H+阳性基因,骨髓移植后一年左右需要额外服用靶向药。这种药目前也是医保不能报销的,这就要额外花费5万元左右。”

到底 Magic Leap 是营销高手还是技术大牛,一时间质疑声不绝于耳。《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在体验了 Magice Leap One 时发现,这款产品有不少小问题,比如说手柄失灵、画面卡顿等;最终他给出的评价是:

山东省立医院血液科的隋医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虽然国内有中华骨髓库,但考虑到供者的年龄、血型、配型等因素,一般都会优先考虑与患者有血缘关系的人,配型成功的概率比较高。为了骨髓移植供者和受者的健康,骨髓捐献者的体重要达到一定的重量,“体重太轻,采集的骨髓中,干细胞数也会较少,不一定能在患者体内植活”。